創投律師/網紅品牌共有 爭議多

品牌共同持有問題多,記得提早規劃。「這群人」、「反骨男孩」、「木曜四超玩」、「小玉」共通的特點是已經累積出相當的知名度,而且品牌不是獨有。假設品牌多人共有,法律上、系統上問題頗為複雜,不利成長!

觀察「這群人」、「反骨男孩」、「木曜四超玩」 、「小玉」這幾個網紅頻道有什麼共通之處?

其中有的是專業的視頻製作團隊,有的是特立風格且有製作能力的Youtuber 團隊組合,有的是個人Youtuber,但共通的特點就是已經累積出相當的知名度,在Youtube上指的就是訂閱與觀看數,因此這四個名字當然都算是個「品牌」。

從企業價值的角度,我看到的是頻道雖然建立了品牌,但是背後出演者都不是一個人,這時發生的問題是:究竟這些頻道共同經營者中,誰擁有品牌的權利?誰擁有頻道的所有權,或者應該說是在Youtube上的頻道使用(管理)權?

法律上的規範不利共有品牌

以品牌的各項權利來說,「小玉」這種個人名稱類型的,涉及個人姓名權的部分當然屬於個人;而「木曜四超玩」、「反骨男孩」這種特殊名稱的命名人可能會有著作權。若是這二類名稱再進一步申請商標註冊保護的話,「小玉」則由於太常見未必會核准(這也是一般初始設定頻道名稱的常見錯誤,相信重來一次小玉及笑笑會重新思考)。

「木曜四超玩」、「反骨男孩」的商標外觀設計特殊,很有機會核准。但依據我執業經驗,多人團隊常見問題出在無法決定誰來申請,一直遲延登記時間最後被商標蟑螂搶註,或是被某一團隊成員私下偷申請,衍生團隊反目的爭議狀況!

縱使順利登記「反骨男孩」為共有商標,依法這個商標的授權仍然需要所有共有人同意,有任何一人不同意就不能對外授權,這樣利用的難度太高,限縮未來品牌多角化經營發展可能,也完全不符合商業利用的原則,品牌價值也因此大幅降低了。
(延伸閱讀:
網紅經濟專欄(三):網紅們,別小看你的品牌價值

重要平台企業帳戶也不適合共有共管

目前重要的網紅平台不多,FB、IG為靜態通路,抖音、Youtube為動態視頻,分別有不同的TA,網紅多半都有兼顧。以Youtube這個平台為例,由於建立企業頻道時,依平台使用規定有「不能與他人同名」的限制,因此頻道一旦闖出名聲,「訂閱人數」破百萬之後,價值都非同小可,筆者就曾協助多次台幣數百萬的頻道管理權交易,更曾發生合夥人間因為FB粉絲頁的管理權糾紛鬧上法院的案例。

舉Youtube的平台使用規則來看,在後台會有「頻道擁有者」作為最後的頻道使用權最終歸屬。縱使指派其他共有人共同擔任擁有者,系統通常默認任一擁有者有權變更其他管理者的權限,這點其實是鼓勵雙方若有發生爭吵時「先下手為強」的刪除對方權限,後續當然就陷入訴訟陷阱,品牌的價值也就直接歸零。因此希望依照系統的操作制度處理品牌共有的問題,事實上不可行。

設立公司以股份規則管理是解決方案

若是真正看得清楚,網站的「網址」、Tweeter、FB、IG的「企業帳號」、部落格的「平台網址」、Youtube、抖音的「官方頻道」,都是網紅的重要資產。一旦遇到多人共有,法律上、系統上都會發生問題。我總是建議我的朋友:根本的解決方案就是設立公司,由公司持有品牌權利,再依據各方談定的比例持有公司股權,如此,任何品牌權利的行使、營運,都可以依據公司法的制度安排,不至於發生卡死局面,這樣生意才能走得長長久久、一帆風順!
(延伸閱讀:
網紅經濟專欄(二):網紅光環變品牌 商業新模式

本文授權刊登於《經濟日報》

創投律師/網紅們,別小看你的品牌價值

網紅合資開公司要訣:累積了一定名氣後,通常會會收到提議投資或合夥公司,那雙方該怎麼分配出資額和股份比例呢?一人一半對嗎?

Ana 的故事:網紅經濟專欄(一):網紅,你的公司價值可能是零!

Ana 對於我日前跟她耳提面命的「網紅要產出自己的產品」牢記在心,上週她興奮的拿了一份提案合約請我審閱,我一看是份合資契約,內容是一個控股多個服飾品牌的台灣上市公司想與她合資,以她的名字共同打造服飾品牌。

她說董事長超有誠意,已經親自來拜訪她三次,又招待她去所屬的彰化研發物流中心、越南成衣廠參觀,希望跟她一起做個類似Michael Kors這樣的全球性品牌,用「Ana Su」一起賺錢。
(延伸閱讀:
網紅經濟專欄(二):網紅光環變品牌 商業新模式)

她說董事長提出三大保證:

  1. 由Ana擔任董事長,掌管公司一切事情,她還可以繼續做自己的網紅生意,收入歸她自己
  2. 雙方平等出資,Ana出多少金額,董事長就讓上市公司出多少,雙方平等各持股50%
  3. 除了設計以及行銷之外,凡生產、通路及物流等等細節通通由董事長這邊的團隊負責搞定

Ana說,方案挺好的,這樣她可以專心做自己的品牌及自己熟悉的開箱代言行銷,也能完成心目中一直想做的願望:一個適合給職場新鮮人的套裝品牌。如果能夠實現夢想,而行政管銷都有人搞定,豈不是太好了嗎!

再說董事長建議的資本額3000萬元,她該出的半數也是她可以負擔的金額。就算未來服飾品牌沒有做起來,自己的網紅生意也還是可以繼續……。

合資契約內容,品牌必須計價

我笑笑跟Ana說,這個合作的條件你是吃大虧了,做生意還是要回到生意本身,但妳先別腦補太多感情。

我分析給她聽:

假設雙方希望嘗試的品牌服飾第一年出貨成本需要3000萬元,這成本的出資也該公平。你投入的不僅是現金1500萬,更重要的是你已經花費多年在各種平台上累積出妳名字的「品牌」,就算你還沒有申請商標,但是董事長既然說「要用妳的名字作為品牌的名稱」,這價值就算在合資公司裡了!

但妳卻並沒有多拿股份,甚至跟董事長所出的現金相同。最後所有的現金都會支付給董事長的打版、成衣製造、通路上架、倉儲、物流、金流等等費用~也就是說董事長沒忘記他的生意服務有價值,而你顯然忘記了自己的品牌有價值!

正確來說,妳的出資應該是「品牌授權/移轉」加「現金出資金額」,而董事長則為現金出資,因此雙方的持股比例一定不該各半,至少董事長應該持股較低,或是要出資更多的現金才能持股相同。例如:你的品牌價值2000萬加現金出資1500萬,則董事長若是也要50%股份就該出3500萬。還有,妳在擔任董事長、總經理期間的薪資、擔任代言人的費用,也是另外計價的。這份合約完全不上算,絕對不該輕易同意。

此外,雖然董事長說妳可以繼續做你自己的網紅生意,但妳想想,一旦這個品牌用上你的名字Ana Su宣傳,品牌跟妳的網紅事業就畫上等號,彼此必然相互影響,其實並不像你想的「就算這個品牌沒有做起來,還是可以回頭再做網紅生意」。

kathleenlights也曾做過一樣的蠢事

 

你一定知道美國最火美妝Youtuber:kathleenlights的案例,她是破400萬訂閱的beauty influencer,技巧高超的漂亮眼妝是她的特色,用影片介紹過上千種的彩妝品,讓KathleenLights推薦的產品銷量奇佳!後來她自己在2016成立了KL Polish這個品牌推出指甲油,竟然因為股權比例沒有規劃好,最後被品牌公司的其他股東給解聘出了公司。然而,由於公司品牌KL Polish的商標權仍屬於公司所有,Kathleen只好任由該公司繼續使用這個以自己為名的商標,遭遇真的比賈伯斯被請出蘋果更心酸!

殷鑑未遠,切記影響這次合作與否的前情後事絕對是你累積的人氣。理解自己的品牌價值,正確評估未來自己在公司裡的地位輕重,這次合作對你才有意義。

成敗看智慧,掌握勝算再下棋,千萬不要小看眼前出這一子的影響力!

 

 

本文授權刊登於《經濟日報》

創投律師/網紅光環變品牌 商業新模式

延伸網紅的商業價值:

網紅的商業模式,其實非常類似歌手,收入幾乎都是依靠外貌的表演、代言、置入而來,不過,這種收入都是服務費性質,有演才有得,一旦身體狀況有異無法演出,之前又養成奢侈習慣,遇上收入突然落空,經濟瞬間就會產生問題!

 

Ana 的故事:網紅經濟專欄(一):網紅,你的公司價值可能是零!

面對Ana 這種在Youtube 中爆紅的美女網紅,同時接美妝的品牌代言與影片中產品置入就有豐厚收入,其實日子很快活!不過聰明的她其實內心都有一個陰影:

若是哪天觀眾的口味變了,或是Youtube哪天像FB一樣不紅了,自己賴以獲利的粉絲基礎怎麼辦?

深入分析網紅的商業模式,其實非常類似歌手,收入幾乎都是依靠外貌的表演、代言、置入而來,若是歌手當紅時,日進斗金真的不是誇張的形容詞。但是如同前一篇的分析,這種收入其實都是服務費性質,有演才有得,一旦身體狀況有異無法演出,之前又養成奢侈習慣時,遇上收入突然落空,經濟瞬間就產生問題!所以常聽到以往的著名歌手,因為沒有演出機會而晚景淒涼!

相較於歌手,作曲、作詞家的收入就是細水長流的穩定收入。二者的主要差異在於,後者生產出了可以長期銷售的「產品」:詞、曲著作權,作曲者可以一輩子靠產品銷售獲利,而歌手則沒有產品可以銷售。

例如張惠妹《聽海》的作曲家涂惠源就曾表示過,單《聽海》這首歌,當年就給他帶來超過台幣千萬元的銷售分潤,而且每年透過MUST等著作權仲介機構都會有數十萬的授權金收入。依照著作權法,只要《聽海》在KTV繼續有人唱或是在KKbox上繼續有人聽,涂大就算老年退休,仍然能繼續收授權金。而依據世界多數國家的規定,著作權的收入可以延伸至作者過世後50年,甚至涂大的兒孫也可以繼承著作權,繼續分潤!這就是銷售「產品」優於「服務」的好處。

因為Ana本身現有的頻道粉絲領域在於美妝、保養品,因此我給他的功課是盡快利用她現有在Youtube、IG上的影響力,創造出有代表性的「品牌」,及能延伸產生價值的「著作權」,生產出能跨平台的「產品」。為了怕她聽不懂,我再舉了個案例:牛爾老師可說是台灣美妝保養品開箱影片的網紅始祖,轉化為品牌的成功案例。在西元2000年左右牛爾老師透過擔任「女人我最大」這個節目的固定專家來賓,講解演示各種品牌保養品的使用方法及效果,成為公認的「美容教主」,也代言了許多國際品牌,影響力覆蓋所有華人地區。牛爾老師很聰明的在個人成立公司後,創立了「NARUKO」這個商標,並且運用「牛爾親研」等口號將個人魅力轉化加持為品牌價值,在各網路平台、實體通路上打響知名度,再分別推出「京城之霜」「ampm」等等分眾產品,讓公司擁有商標、產品、通路,能夠獨立生產運作銷售,橫空打造出美之本(Beauty Essential)這個公司的價值,吸引了國內外眾多重量級投資人的青睞,進而投資推動NARUKO品牌的跨國銷售,更坐實了公司的價值。當然牛爾老師也就不需要每日追著上節目收通告費,也能有穩定收入了!

親愛的Ana,透過個人知名度落實價值在品牌、產品之上,才是累積公司長期價值的健康商業模式!妳知道該怎麼做了嗎?

本文授權刊登於《經濟日報》

外送送餐員最近車禍事故頻傳,他們的工安與保險問題成為討論焦點,連帶的也頻被詢問餐飲外送平台這類新商業模式還能進行下去嗎?答案是,YES!

餐飲創業不容易,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在於實體店面有固定地點,能提供服務的範圍大半只限於肚子餓的消費者步行5分鐘左右可到達的範圍,店面的「覆蓋範圍」非常有限。因此像信義忠孝熱門商圈、辦公大樓及住宅區林立的周邊,能吸引過路客的店面相對熱門,租金成本極高。
(延伸閱讀:店面相關事項- 餐飲創業專欄(二):餐飲創業前,你確定「料理」好租約跟街坊鄰居的蒜皮事兒了嗎?)

能夠解決餐飲業這個租金瓶頸的商業模式,無非是「餐飲外送」。透過「餐飲外送」,可以免除這些消費者在店內用餐、占用用餐尖峰期間成本極高的客席,如此即能擴大餐廳「覆蓋範圍」,主動出擊達到更大更高的營收。

僱傭關係 vs 承攬關係

不過,餐廳人工數量一直是餐飲業者的一大痛點。小餐館不可能自備專門的行銷、外送人員,獨立成立餐廳官網或App效果也不見得好,因此在餐廳共同需求下,餐飲宣傳平台結合外送服務外包模式於焉產生,此稱之為「共享」。由第三方送餐公司提供餐飲外送平台及服務,協助同一區域的餐廳共同外送。這種商業模式又依第三方公司與外送員間的關係細分為兩種:

  1. 僱傭模式
    原始由於網路技術尚未發達,第三方公司只能聘僱外送員,以固定底薪外加獎金模式確保人力品質。本土的「有無外送」就是這種模式。
  2. 承攬模式
    隨著網路及手機發展,外送員與餐廳間的外送需求、服務提供,已能夠透過軟體協助細化到依據個案解決,因此第三方公司也就能以更有效率的個案撮合提供服務。Food Panda、UberEats都是如此。

甚至UberEats自稱只是媒介平台,消費者及外送員透過它的平台互動,即外送員是直接受消費者的委託到餐廳取餐,平台公司並沒有參與其間承攬交易。

從商業經營上看,由於送餐服務的需求只有在用餐尖峰時間,因此若是固定聘僱外送員,第三方公司在用餐間隔時間的勞力薪資將會大幅虛耗,而且採用僱傭制度,馬上會涉及勞基法、勞保、健保等等勞資保障,每固定聘僱一個薪資30,000元的員工,除了薪資外,雇主大約另外要負擔將近10,000元的額外成本!

相形之下,很容易理解第三方公司採取承攬制的主要原因,是不願承擔固定聘僱制在尖峰時間以外、人員閒置時間的薪資。甚至承攬制有另一個優點,在於可以透過軟體設定機制,將「閒置時間的薪資」轉化為獎勵機制,鼓勵更有效率完成工作的外送員,得到更多的報酬。理論上,承攬制透過新科技的發展輔助,的確比僱傭制更有機會鼓勵效率,而效率能夠產生利潤,這也是許多創投會投資UberEats等等平台公司的理由。

雖然一直以來都有外送員的報酬不高,而且還要自負機車維修、停車費、車禍賠償等費用,整體收入未必高於上班薪水的批評。也有外送員揭露若是極端認真跑,的確也有收入倍數於上班薪資的機會。

不過最近發生的外送員死亡車禍,顯然是壓垮的最後一根稻草。

死亡車禍的新聞照片引發重大討論,讓勞動部對於UberEats、foodpanda進行勞檢,認定兩家業者不但與外送員有直接關係,並且是「僱傭關係」。主要理由是「兩家業者要求外送員在服務期間穿著制服、使用制式品牌圖樣保溫箱、也要在車身貼上公司logo貼紙;且隔天若無法上工,須24小時前回報公司等規定,認定外送員與業者間具「組織從屬性」」。

雖然我不贊成這樣擴大解釋僱傭契約範圍的作法,但從政府的角度下這的確是最簡單的解決方法:通通都塞到勞基法的勞動契約下,用老方法就解決了。

就像是之前台灣大車隊也曾經多次被法院判決與所屬的司機構成僱傭關係,大車隊要賠車禍損失,但是老實說,計程車司機真的會因為租用了大車隊的叫車車機,就變成了台灣大車隊的員工了嗎?這我想大多數的司機與民眾也都不能認同吧。畢竟僱傭契約及勞基法是一整套制度,是固定僅能服務一間企業,在上班時間內完全受指揮監督的規範。

一旦開了第三方平台必須適用勞基法的大門,勞基法所有出勤、工時、休假、特休、連續工作日、請假、還有組織達到一定數量後,需聘僱原住民、殘障人士、職災補償、勞健保等等配套,也就都必須一體承接,等於扼殺第三方平台存在空間。

走老路到不了新地方

平台公司希望採取「承攬制」這樣的創新商業模式,是否真的沒有存在空間?

從法律上看,其實UberEats等第三方平台業者想採取僱傭模式或承攬模式,「都不能說是非法」。

畢竟承攬契約也是民法明文規定,理論上在 「契約自由原則」 下當然可以有這樣的安排。只要確實交易內容沒有僱傭的從屬性,符合承攬的獨立性規定,我們仍然必須承認,承攬制度下的第三方平台,仍然有存在的空間。

至於外送員在這樣的承攬制度下,理應能夠取得適當的高收入,以每小時送三單計算,每單至少100元以上計算,至於他自己的安全保障,新創公司號稱科技創新,在App中設計平均時速限制等等安全機制,當然不是難事。

其實,外送員若是透過激勵機制增加了收入,事實上也應該自覺透過保險制度取得保障或是自負風險,不可能領取報酬時想要較高收入,又想要全套保障,要求政府保護吃大鍋飯心態是不公平的。

回到UberEats及FoodPanda的案例,各公司必然會對勞動部做成的裁定提出訴訟,最終這樣的商業模式是否適用聘僱制度,還是法院說了算,尚在未定之天。

但因成本的關係,我相信未來消費者能在家裡坐享每單30元就有人幫你外送的機會已經過去,平台必然會將風險成本反映到消費者、餐廳價格上,合理的外送服務費應該在單筆100至150元左右。若是如此,反觀過去你點的每一筆單,與其指責UberEats、foodpanda 等業者違法造成外送員的悲劇,更應該說是消費者、餐廳及外送平台為了方便、為了營業額,共同壓榨外送員的結果,並沒有人比較高尚!

此文授權刊登於《數位時代》專欄

開店前要注意的事-場地租約

餐飲創業的挑戰從「尋找店面」就已經開始,場地承租、簽訂契約的眉眉角角,有哪些應該注意?

Kent 是我老朋友了,原本是一間日式高級炸串料亭的二廚,自行創業的念頭想了很久,上上週六晚上他興沖沖來找我,說在逛師大夜市時看到一個三角窗一樓金店面要出租,人流、地點都完美。我知道他雖然手藝超群,但個性衝動又浪漫,勸他多想想財務與客源規劃,然後再幫他盤算。

閱讀更多

 

台灣網路居家用品賣家戀家小舖lovingfamily在2006年成立,到現在年營收破億,穩坐台灣電商寢具銷售龍頭,目前戀家小舖除了自營的官方購物網站(https://www.lovingfamily.com.tw/)以外,也以lovingfamily.tw、lovingfamily1688、lovingfamily520等帳號分別在Facebook、蝦皮商城、Instagram等平台開設專頁與賣場。

 

閱讀更多

經濟日報 黃沛聲
網紅/KOL 的商業模式和法律要點:「 網紅經濟」這兩年是熱門的行銷社群應用議題,新的現象發展會衍生新的商業模式和要注意的法律問題。尤其從公司來看,網紅是個人表演事業,想要延展為公司價值,就要與產品連結要與老闆脫鉤

 

Ana是個在Youtube,IG 上有數十萬訂閱的網紅,特色是美女又是冷面笑匠,隨便發篇午餐黎麥沙拉照片,讚數都多過我寫半年新創股權文章。除了Google 廣告收入外,也接品牌代言、產品置入等,收入豐厚,活得挺滋潤!上周末我們共同認識的天使投資人陳大哥敲她,希望約時間聊聊投資她公司。她整個沒概念,約我隔天午餐聊聊。

我就直說了:「我覺得妳很有能力,但是妳的公司根本沒有價值,陳大哥應該不會投資妳。」

陳大哥是老江湖了,若是投資Ana的公司,買到的是「公司」的股份,代表公司若是有賺錢他才有得分。問題是,現在有獲利能力的是「Ana這個人」,「公司」其實沒有穩定獲利能力!

目前收入唯一的模式就是她在演出,自己寫腳本和代言。簡單來說,她的公司只是空殼,沒有產品,攝影師阿修、Lily、拉子都不能完整執行整套業務,全靠Ana個人的美貌及搞笑能力一肩扛。

若是哪天觀眾胃口突變,不喜歡冷面笑匠風格,或老愛衝醫美的她不小心搞壞一次,公司也就直接垮了!傻瓜投資人才投資她的公司,陳兄是老江湖,沒有看到「強賺點」不會進場!

其實Ana夠強,28歲的人很少能像她做到這樣買房買車不愁吃穿,但現在是一人公司,真正的公司經營是另一回事。有價值的公司最重要特徵是「老闆不用工作,公司也能自動繼續運轉賺錢」。
(延伸閱讀:網紅經濟專欄(二):網紅光環變品牌 商業新模式

以另個Youtuber網紅為例,阿滴的經營就是正確範例,他的公司先推出「阿滴英文」這個Youtube頻道,是可以持續營運的「通路」,又自己錄製所有的影片,產生可以反覆銷售的著作權「產品」,更懂得以商標保護「阿滴」這個「品牌」,也培養出「滴妹」這個能歌能教的二軍網紅(更因為是親戚也比較不怕跳槽),能夠避免萬一主角傷病時,公司營運不受影響。

除了產品外,阿滴幕後團隊更是公司的價值,能主動找企業接案、產出腳本、拍攝剪輯上片、收款,甚至研發出新產品。整體完整的「商業模式」、「產品」、「通路」、「團隊」及穩定的收入記錄,這樣才算一個能持續創造營收,有價值的公司。

我總是提醒客戶說:「想得到才做得到」,只要知道了方向,若是調整好,Ana的公司有天也是可以很有價值的!

當然那一天午餐瞎聊很多,我覺得Ana也聽懂了,她的團隊目前只能稱為工作室,老闆及員工賺的錢最多是服務費,一日服務一日收費,隔日呢?看天吃飯,祈禱永遠不要生病、美貌常在囉!

 

本文授權:經濟日報 『創投律師』專欄
更多創業相關文章 ,請點選 >>> 系列文:Bryan告訴您創業要注意的事情

 

科技部今(2019)公布:自2017年起透過「價創計畫」及其他方案的配合,大學研究人員成立新創公司總數較先前成長8倍,而且募資總金額高達9億元。顯現有意帶領研發團隊創業的大學教授們將畢生研發成果轉為獲利的時刻已經到來!

 

大學教授在價創計畫協助下進行的商業模式,通常會分成下面幾個階段:

閱讀更多

 

作爲許多公司的法律顧問,每個月都會被問到:有股東要求提供財務報表,公司該不該提供?

乍看這問題的答案十分簡單,但許多經營公司多年的專業人士也沒真弄明白。都以為公司股東對於公司的財務報表當然有權利了解,否則豈不是不公開不透明?自己沒做虧心事,當然不怕人看!

針對這個問題,正確的說應該分二個層次來說明:公司在什麼狀況下需要提供「財務報表」給股東?而所謂「財務報表」的範圍為何,又是指哪些文件?

 

閱讀更多

攝影師: rawpixel.com ,連結: Pexels

大企業與新創合作契機

最近因為政策鼓勵新創,大企業與新創合作一時蔚為風潮,合作的契機或許是某個新創的活動及理念感動了產業前輩,該新創的方向又與企業的業務相關,激起了產業長輩回饋社會之心。另一契機是企業二代在面臨接班的挑戰時,對家族企業的切入點就是「網路」及「數位轉型」,因此常常作為大企業的代表與新創開始合作(例如:合資),尋求企業再造成長的第二曲線。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