籌辦活動理念:法律科技黑客松 Legaltech Hackathon 2020

,
黑客松,本質上跟侵入網站的駭客無關,而是一種起源於程式設計師的馬拉松活動。這種活動的緣起就是一群有想法、有能力的人(Hackers),在一段特定的時間內,集合彼此的能力,以程式設計能力解決一個重要的問題。當然,這種活動中,程式設計與科技能力不可或缺,而針對解決特定領域問題的活動,就稱為XX黑客松。 「法律」發生了什麼問題嗎?需要「法律科技黑客松」幫忙什麼? 在台灣,訴訟案件與非訴訟案例的產值比例,大致為…
黃沛聲-Pitch Campaign

黃沛聲律師活動理念-「Pitch Campaign 法律簡報跨校競賽」

我們要怎麼樣形塑未來的法律人,去影響社會的商業方向,並加入國際的元素? 成為商務律師的緣由 因為家族企業涉及傳統製造業之國際佈局,因此從法律系畢業後就埋首鑽研國際貿易與投資問題,不僅大大協助了家族,也更深入實習時聚焦的國際公司法制,從此建立了作為商務律師的基礎。 我曾經見識台灣外銷的黃金時代,當時國際品牌的亞洲總部都設在台灣,聘請台灣的律師協助申請、管理所有亞洲國家的商標,當然也就同時管理各個區域的銷售、生產。 我也經歷過高雄港風光一時,高踞世界第一級港口的時代,因此海洋法在台灣曾風靡一時,甚至能單獨成為法律事務所的主營項目。沒錯!過去在60、70年代的時候,台灣曾經是全亞洲經濟發展最強最旺的地方。 不過近來人們的印象,普遍認為香港與新加坡的律師,在國際案件與商業領域中較為專業。其實原因在於新、港二國以英文為官方語言,經濟體中製造業比重較低,間接促使商業必須面向國際貿易,也促使相關專業律師需求上升。 現在講到香港,就會想到它是亞洲金融中心。提到新加坡,會認為是東南亞商業之首。講到日本,下意識會認為日本掌握許多國際核心技術及國內市場旺盛。那麼講到台灣,在國際商業地位上有什麼代表性? 事實上在商業領域,律師通常是輔助的角色,有商業需求,才有律師。台灣的國際法律需求較少,律師也同時減少許多國際磨練機會。 目前台灣對商務律師的需求的確在下降,但我認為從律師業來看,造成此一現象除了前述台灣的商業地位在國際競爭中逐漸落後外,台灣律師業並未積極競爭也是原因之一。世界上有許多原本是可以由律師執行的服務,目前竟然都是國際的顧問公司主要執行中,例如資安、個資、專利等等,律師竟然不覺得那些專業服務應該是律師本職工作?更別說傳統上律師撤守的地政、財稅、工商登記、股權規劃等領域了。其實這些都是律師業的藍海,端看如何採取銷售策略。 個人仍然覺得,做商務律師很有趣,因為生意在哪裡,法律就在哪裡,充滿變化與挑戰,有無限可能。 欲培養更多商務律師的理念 做律師16年,我認為台灣需要更多商業律師,協助台灣開展更多的商業型態。 我們都知道,台灣未來發展,商業方向很重要,而方向取決於政策的帶領。但台灣政策的決定,卻很少納入國際因素做為考量。 主要原因在於台灣因為特殊的政治地位,無法加入國際組織或是會議,逐漸造成台灣人對國際趨勢很冷感,甚至發生好不容易簽了一個人權二公約,但若問台灣法律人,卻普遍講不出來內容做什麼、跟台灣法律的衝突、對台灣商業發展的機會、危機等。 這開始讓我思考,我們要怎麼樣形塑未來的法律人,去影響社會的商業方向,並加入國際的元素? 當台灣非常鼓勵創業,卻沒人討論,創業之先,關鍵是要找到一個「Real…
黃沛聲

參選宣言-黃沛聲 |第1屆全國律師聯合會監事參選人

我是黃沛聲律師,現任立勤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這次參選第一屆全國律師聯合會監事,請律師同道支持。